Company news 公司新聞

公司新聞 行業(yè)新聞

醋鄉遇醋王 ——辛寨偶識醋大王辛世方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8-09-01

有的人也許一生遇很多次,你仍無(wú)法記住,有的人只一次就刻入你的腦海。辛寨好醋的老總辛世方就是這樣的人,我在夜下遠眺,遠處的燈光閃爍,給人以光明與溫暖,我不覺(jué)又想起那純樸且一臉憨慈的辛總。

初秋的郊野還是綠意蔥籠,不同的是很多的植物結了穗,長(cháng)了子,沉甸甸地彎了腰,和著(zhù)秋風(fēng)的節奏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的,在原野上形成一浪一浪的動(dòng)景。開(kāi)車(chē)的常哥說(shuō),這就像人,愈是成功,愈是飽滿(mǎn),愈是謙虛,愈是無(wú)華。我們沿著(zhù)鄉間公路蜿蜒徐行,慕名前往壺關(guān)辛寨醋鄉。

這是一個(gè)比較僻遠的村子,紅磚的農房規則地排列在一個(gè)地勢較低的凹地,祥和安靜,如一個(gè)嬰兒在大地的掌心。醋廠(chǎng)也好找,進(jìn)村順著(zhù)大路一個(gè)拐彎就到了,沒(méi)有豪華的門(mén)臉,一塊醒目的牌子向來(lái)人展示著(zhù)它的外延與內涵。進(jìn)到院子,一圈平房整潔有序。幾個(gè)村民模樣的人在忙碌著(zhù)不同的工作,沒(méi)有人攔擋我們,而且還向我們打著(zhù)招呼,看看吧!我的心里一陣感動(dòng),而今但凡去哪個(gè)有點(diǎn)名頭的地方都會(huì )有橫眉的保安端著(zhù)架子旁問(wèn),一臉公相。我的心里正在思忖之際,一位長(cháng)者迎面而來(lái),對我們稍作了解,就熱情而和藹地提議,領(lǐng)我們先去參觀(guān)農具展覽。

推門(mén)而進(jìn),映入眼簾的是滿(mǎn)墻的書(shū)法展,而且很多都是外地來(lái)客。書(shū)法內容都是與醋相關(guān),各種字體都有,書(shū)者中不乏當地名家墨寶,也有才入門(mén)的稚嫩筆者,那長(cháng)者似乎看出我心中疑竇,就指著(zhù)那些字說(shuō):“我們這里不管你是誰(shuí),我們不管你是不是有名,只要你來(lái)了想留下一份心意,都會(huì )裱糊上墻?!彪S行李君附和:“冷哥,你也留一字半章吧!”我連忙擺手,雖然看著(zhù)那寬大的書(shū)寫(xiě)桌案,還有案上一應俱全的文房四寶,我還是不敢輕舉妄動(dòng)。在一門(mén)廳的角落,我們不經(jīng)意的發(fā)現了一塊對于辛寨醋廠(chǎng)老總的一個(gè)介紹牌,引導我們的長(cháng)者抿嘴一笑,我們這才會(huì )意,原來(lái)領(lǐng)我們參觀(guān)的正是這位在業(yè)界赫赫有名的辛寨好醋的老總辛世方!

我連忙與眼前的長(cháng)者弓腰握手,仔細打量這位年近六旬的老總,不高略微發(fā)胖的體形,白的半袖,藍的褲子,一身工裝,古銅色的臉上滿(mǎn)是真誠與慈祥。我們沒(méi)有寒喧,在這場(chǎng)景中如果寒喧一番,估計是煞風(fēng)景的一筆。我們徑直繼續,來(lái)到了農具展廳,一排長(cháng)的條凳上擺著(zhù)各式各樣以前的用具,從家里用的鐵鍋、砂鍋、暖壺、籃子、簸箕、升的,到田間地頭用的犁、鋤、食盒、扇車(chē),所有過(guò)去的那些日常物什一應俱全。辛總一樣一樣地向我們介紹著(zhù),并給我們講一些他收集這些東西的經(jīng)歷,如今人們早已不用這些了,但是這些記憶還是應該有的,我們正是變廢為寶,記住我們的根!

出了展覽廳,辛總又領(lǐng)我們來(lái)到廠(chǎng)區,甬道的東側是一大片毫無(wú)遮擋的朝天平地,平地上排列著(zhù)一口口的大缸,整整一大片,一股股酸味彌漫在這些大缸中間。辛總告訴我們這是曬場(chǎng),我們的醋是要經(jīng)過(guò)冬凍三九,夏曬三伏,汲天地之精華,經(jīng)四時(shí)之風(fēng)霜。我們的醋之所以好吃,是因為有太陽(yáng)的味道。我真的好喜歡辛總這句:太陽(yáng)的味道!我深深地吸著(zhù)這太陽(yáng)的味道,混著(zhù)秋風(fēng)的味道真是清爽的酸??!

我們又經(jīng)過(guò)一處曬場(chǎng),這里的醋是年份更長(cháng)的。接著(zhù)辛總帶我們到車(chē)間里,車(chē)間里悶酸十足,我們一行都笑著(zhù),這可真是來(lái)消毒了。還是一口口大缸,不過(guò)里面全是糟子,這是在發(fā)酵,以前的傳統工藝需要三十天,為了更加提高品質(zhì),在傳統的基礎上發(fā)酵時(shí)間翻了一倍。其生產(chǎn)原料全部是沒(méi)有任何添加的農糧作物。正當辛總向我們介紹時(shí)一位廠(chǎng)里的工作人員過(guò)來(lái)說(shuō)有縣里的領(lǐng)導過(guò)來(lái)了,辛總告訴他們稍等片刻陪完這批客人就過(guò)去。這看似不經(jīng)意的一句交待,卻透出了辛總的品質(zhì)。最后一道工序是火熏,這樣出來(lái)的味道才會(huì )酸而香。辛寨好醋是目前我們山西手工醋坊。從車(chē)間出來(lái)我們又看了辛總收集的全國名醋及珍物奇玩,真是一位有心的老總!

隨著(zhù)參觀(guān)漸入尾聲,辛總又向我們介紹了醋的不同品種及其功用,并在臨別時(shí)贈送我們每人一瓶新產(chǎn)品——噴霧醋??粗?zhù)辛總的背影,我不覺(jué)心生無(wú)限敬重。如此平實(shí)不虛的老總真的少見(jiàn),從四百塊起家在發(fā)展傳統行業(yè)的道路上孜孜以求,三十多年默默地行走在手工工藝的深處,始終葆有做人的純善,用憨實(shí)的人心打造著(zhù)堅實(shí)的事業(yè)!

臨走時(shí),我們沒(méi)有打擾辛總。我回望了一眼那曬場(chǎng)上的口口大缸,粗糙而不失厚重,笨拙而不失內涵,此時(shí)我想只有大巧若拙,就是對醋鄉的詮釋?zhuān)∥覀儾粌H帶回了辛寨的香醋,更帶回了辛總那份做人的高尚品格!陽(yáng)光正好,我們行走在路上,這條路讓我們不期而遇了又一段美好!


推薦